2015年10月30日 南砂

人联党内有两股势力,一股势力主张会谈,另一股势力则认为“免谈”。主张会谈者,认为须尊重首长兼州国阵主席,先谈了再说。若连谈都不谈,恐怕惹怒了国阵领袖,到时敬酒不吃,得吃罚酒了。

(本报古晋29日讯)人联、联民两党会谈,到底谈不谈?据悉,砂人联党因党内意见不一,对于是否会谈,进退维谷。

本月19日,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丹斯里阿迪南沙登召集人联党及联民党高层领袖,并明确指示两党在11月1日之前,成立5人小组进行会谈,并须在12月1日之前呈交会谈报告给首长。

联民党方面,对首长的指示反应积极,经在上周呈交5人小组代表名单予首长。但是,人联党方面则似乎难产。内幕消息称,主要原因是党内意见不一。

据悉,人联党内有两股势力,一股势力主张会谈,另一股势力则认为“免谈”。主张会谈者,认为须尊重首长兼州国阵主席,先谈了再说。若连谈都不谈,恐怕惹怒了国阵领袖,到时敬酒不吃,得吃罚酒了。

免谈派则担心一会谈,人联肯定保不住原有19席。一些人也担心,若让出一些议席,他们会失去出战机会,也助长了联民党的旺势。到时人联若在华人区再落败,便难免日落西山,日渐式微。

人联没回应

据悉,首长在上周主持的两党会谈上,曾直接表明,他希望来届的州政府,仍然有华人代表在内阁中及成为人民代议士。但假如两党不能合作,华人票分散,则华人区将全部落在反对党手中。他希望两党能以华社利益为重,达成共识,促成华人大团结。

联民党当时在会谈中,落落大方表示愿意跟人联会谈,几天之后,便成立以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为首的5人小组。据知,如果两党能在和平友好气氛下会谈,该党只侧重于争取9个选区出战权,包括3个土著占多数选区,而不会争取攻打人联全部选区。

据悉,联民党在成立5人小组之后,曾两度致函给人联党主席拿督沈桂贤医生,要求两党进行会谈。不过,沈桂贤对是项要求置之不理,并没有给予回覆。

人联在上届州选出战19个选区,但随着新选区划分,砂州将增加11个新选区,预料其中2个新选区将分配作为两党会谈的配额,也就是采用19+2=21方案。而这21个议席,将不会全部分配给人联党。换句话说,假如两党协商议席,两党将瓜分21个议席。类似方案,也可能出现在民进党及自强党。

不用国阵标志?

不过,这项方案胥视两党是否能够会谈。

假若人联坚持对抗到底,人联预料不会得到额外的2个议席。不仅如此,人联可能被逼退出国阵,采用自己的标志竞选。

如果人联用自己标志又怎样?这意味着,联民党也可以竞选人联党的全部选区,而不会被视为跟国阵对抗。

这情形令人回想起1983年的州选。当年,国民党一批精英退党,另组达雅党,并成为州政府的附加成员。这些达雅党精英包括国州议员。这使到国阵在协商议席方面,因国民党不退让而遇到难题。最终,国阵同意把其中16个选区列为特别选区,由国民党及达雅党以本身的标志竞选。虽然这两党在州选中各有斩获,但多年后两党最终因党内纷争而先后被吊销注册。

虽然人联与国阵另2个友党“意识形态”合并,以增强人联的声势。但毕竟三党各据山头,不可能合并为一,人联的前景终须由人联来决定。

 

Min Su YapFocus
2015年10月30日 南砂 人联党内有两股势力,一股势力主张会谈,另一股势力则认为“免谈”。主张会谈者,认为须尊重首长兼州国阵主席,先谈了再说。若连谈都不谈,恐怕惹怒了国阵领袖,到时敬酒不吃,得吃罚酒了。 (本报古晋29日讯)人联、联民两党会谈,到底谈不谈?据悉,砂人联党因党内意见不一,对于是否会谈,进退维谷。 本月19日,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丹斯里阿迪南沙登召集人联党及联民党高层领袖,并明确指示两党在11月1日之前,成立5人小组进行会谈,并须在12月1日之前呈交会谈报告给首长。 联民党方面,对首长的指示反应积极,经在上周呈交5人小组代表名单予首长。但是,人联党方面则似乎难产。内幕消息称,主要原因是党内意见不一。 据悉,人联党内有两股势力,一股势力主张会谈,另一股势力则认为“免谈”。主张会谈者,认为须尊重首长兼州国阵主席,先谈了再说。若连谈都不谈,恐怕惹怒了国阵领袖,到时敬酒不吃,得吃罚酒了。 免谈派则担心一会谈,人联肯定保不住原有19席。一些人也担心,若让出一些议席,他们会失去出战机会,也助长了联民党的旺势。到时人联若在华人区再落败,便难免日落西山,日渐式微。 人联没回应 据悉,首长在上周主持的两党会谈上,曾直接表明,他希望来届的州政府,仍然有华人代表在内阁中及成为人民代议士。但假如两党不能合作,华人票分散,则华人区将全部落在反对党手中。他希望两党能以华社利益为重,达成共识,促成华人大团结。 联民党当时在会谈中,落落大方表示愿意跟人联会谈,几天之后,便成立以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为首的5人小组。据知,如果两党能在和平友好气氛下会谈,该党只侧重于争取9个选区出战权,包括3个土著占多数选区,而不会争取攻打人联全部选区。 据悉,联民党在成立5人小组之后,曾两度致函给人联党主席拿督沈桂贤医生,要求两党进行会谈。不过,沈桂贤对是项要求置之不理,并没有给予回覆。 人联在上届州选出战19个选区,但随着新选区划分,砂州将增加11个新选区,预料其中2个新选区将分配作为两党会谈的配额,也就是采用19+2=21方案。而这21个议席,将不会全部分配给人联党。换句话说,假如两党协商议席,两党将瓜分21个议席。类似方案,也可能出现在民进党及自强党。 不用国阵标志? 不过,这项方案胥视两党是否能够会谈。 假若人联坚持对抗到底,人联预料不会得到额外的2个议席。不仅如此,人联可能被逼退出国阵,采用自己的标志竞选。 如果人联用自己标志又怎样?这意味着,联民党也可以竞选人联党的全部选区,而不会被视为跟国阵对抗。 这情形令人回想起1983年的州选。当年,国民党一批精英退党,另组达雅党,并成为州政府的附加成员。这些达雅党精英包括国州议员。这使到国阵在协商议席方面,因国民党不退让而遇到难题。最终,国阵同意把其中16个选区列为特别选区,由国民党及达雅党以本身的标志竞选。虽然这两党在州选中各有斩获,但多年后两党最终因党内纷争而先后被吊销注册。 虽然人联与国阵另2个友党“意识形态”合并,以增强人联的声势。但毕竟三党各据山头,不可能合并为一,人联的前景终须由人联来决定。